陕西省商务厅  新浪微博  腾讯微博 商城 下载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资讯 >

陕菜随想 | 妈妈的槐花饭

时间:2019-02-28 15:34来源:中国陕菜网 作者:陕菜网 点击:
陕菜随想 | 妈妈的槐花饭
那年春天,正在上大一的我收到妈妈从家乡寄来的包裹。一打开外包装,我就闻到了槐花饭的香味。吃着凉爽的槐花饭,我仿佛看到母亲手里拿着长长的竹竿,戴着草帽,仰着头钩槐花......

每年的四月初,我家后院的槐树上米粒大小的花苞渐渐饱满丰盈起来,白白嫩嫩、水灵灵的,一嘟噜一嘟噜地坠在碧绿的槐叶间,就像一串串珍珠散落在翡翠之间。三两天后,槐花开放了。散发出一股股浓郁的甜香气息,引来了数不清的蜜蜂和蝴蝶嘤嘤嗡嗡围着它飞舞。




一天上午,妈妈说晌午做槐花饭。槐花饭,这多新奇,我一下子来了兴致,跟着妈妈来到后院。妈妈拿着两顶草帽,她戴一顶,让我也戴一顶。妈妈用铁钩钩住槐树的枝条,用力向旁边一拧,再向下一拉,槐树枝就离开槐树落到地上。我捡起来一颗一颗摘着。妈妈笑着对我说:“看,这样一捋就下来了”。她左手拿着枝条,右手攥住一嘟噜槐花,轻轻一捋,槐花就散落在竹篮里。她对我说槐枝上有刺,让我小心点。我尽避开那又细又尖的刺,还是让刺扎了两三次。我没有哭鼻子,不是我不怕疼,而是我完全沉浸在捋槐花的快乐里。就这样妈妈钩,我捋,不一会儿就有了满满一篮子槐花。




妈妈和我把槐花抬到厨房里。她生好火,让我不时添一些柴进去。她倒出一些槐花洗干净并沥去多余的水分,加上面粉和少许盐,搅拌均匀,然后平铺在笼里搭到锅里去蒸。

十几分钟后,一股股浓郁的甜香味迷漫了整个厨房,有一部分从门和窗子抵出去飘到了院里。这时,妈妈撤了火,打开笼屉,给我和她各舀了一碗。我吃了一口,又甜又香。我一连吃了三碗,才放下碗筷。我的肚子滚圆的像一只小鼓,妈妈笑了,我也笑了。今天想起来,都觉得口里有余香。



十六岁那年,妈妈第一次教我做槐花饭。她站在一边说,我动手做。我把洗净的槐花放到盆里,加了些面粉,放少许盐,然后搅拌均匀。妈妈抓了一把攥在手里握了握,然后松开手掌说面粉加的有些少。我又加了些面粉进去。妈妈又抓一把攥着,然后松开手说:“这个刚好。面粉拌的少,蒸熟的槐花饭吃起来有些粘,不好吃。面粉拌的太多,又有些干,也不好吃。现在拌的面粉刚刚好。”我抓了一把好好感觉感觉。“加几个鸡蛋进去,会更好吃。”妈妈补充说。我把妈妈的话记在了心里。等把铺有槐花的笼屉搭到锅里。妈妈又对我说:“前七八分钟要用大火烧,等汽圆了,改小火再蒸五六分钟就了。”我一一都按母亲说的做,果然那次蒸的槐花饭挺好吃的。
后来,我到城市工作,成家。每年春天,妈妈就背着一蛇皮袋槐花坐四小时的火车,再坐一小时的汽车,匆匆忙忙来到我家,一进门就直接到厨房洗槐花做槐花饭。晚饭的时候,我和爱人就能吃到香甜的槐花饭。晚上,我和妈妈躺在床上,说着村子里的事,说些我的事,东拉拉,西扯扯,大半个夜晚就过去了,睡三四个钟头,天就亮了,妈妈起来把昨天剩下的槐花蒸好,又坐车赶回老家去了。
自从妈妈生病之后,七八年来我再也没有吃过槐花饭。在城市里几乎没有看见过槐花,我基本就把槐花和槐花饭忘了。

那天,我和女儿走在菜市场里。忽然,一股浓郁的清香、透着淡淡的甜丝丝的气息扑面而来。我觉得这气息有些熟悉,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。我四处寻找,在一辆机动三轮车旁边席地而坐着一个中年妇女。她面前的竹篮里,盛着多半篮子洁白的洋槐花。那气息就是它发出的




“啊!槐花。”我激动地喊了出来。


女儿指着槐花问我:“这是什么?”


“槐花,很好吃。”我兴奋地对女儿说:“妈妈以前吃过。”


槐花引起了女儿的兴致,她好像很期待。“妈妈,午饭就吃它好吗?”


我亲吻着女儿,高兴地说好。


回到家,我把槐花洗干净,放在篮子里沥水。看着水灵灵的槐花,我迫不及待地抓了一把放进嘴里。顿时,满口的清香甘甜。女儿也要吃。我给了她四五朵,她小心翼翼地放进嘴里,细细地嚼着。


“妈妈,甜甜的,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。很好吃。”女儿高兴地一边说一边来抓槐花。


我拦住女儿的手说:“这样吃一点还可以,吃多了会闹肚子。妈妈给你蒸着吃,你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我把槐花放到盆里,打了两个鸡蛋,撒上几把面粉,再加一点盐,搅拌均匀,让每朵槐花都粘上面粉,然后铺到笼里搭到锅里蒸。十多分钟后,满屋里氤氲着白色的雾气,那浓郁的甜香气味引诱的女儿的眼睛亮晶晶的。
打开笼屉,我给女儿盛了一碗。女儿用勺子尖舀了一点,小心翼翼地送进嘴里,细细地咀嚼着。忽然,女儿笑了,“妈妈,真好吃。”
看着女儿吃着,不由得想起了母亲给我做槐花饭吃的情景,一股温馨的暖意涌上心头,我不由自主地笑了。


“妈妈,你笑什么?”


“妈妈想起了小时候,你姥姥给我做槐花饭吃的事情。”


“姥姥也会做这么好吃槐花饭?”女儿显得很惊奇。


“妈妈做槐花饭的手艺,就是你姥姥教给我的。”


“姥姥不是躺在床上起不来吗?”


“你姥姥以前好好的,那是生了一场病后落下的后遗症。”


 "原来这样。”


“姥姥家后院里就有一颗杨槐树。”


“洋槐树?”


“槐花就是洋槐树开的花。”

“噢,真有趣。”小人儿继续说:“姥姥以前蒸的好吃,还是你今天蒸的好吃?”


“一样的好吃。想起来,姥姥做的最好吃,回味无群,一生我都不会忘掉。”


“姥姥好几年没吃过槐花饭了吧?”


“可能是。虽然我经常回家看望你姥姥,可都不是槐花开放的季节。”


“现在有槐花。”女儿指着没有蒸的槐花。


“对,现在就是槐花开放的季节。”


“妈妈,我们回老家去吧。拿着这些槐花,给姥姥做顿槐花饭吃。”


“好吧。不过不用拿这些。家乡到处有槐花。”

我简单准备了行李,给老公留了纸条,和女儿就踏上了回家乡的旅程。
当我和女一口一口喂母亲时,透过氤氲的热气,槐花饭的清香扑鼻而来。妈妈吃着我做的槐花饭,脸上是一种非常欣慰的笑容。女儿甜美地笑说:“姥姥,是不是您做的味道,以后每一年槐花盛开的季节,我们都会回来给您做槐花饭的。”“好!好!好!”母亲笑着说。 饭桌上是清香馥郁的味道,而我们心里更是浓郁的爱和幸福。

(责任编辑:紫萱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