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西省商务厅  新浪微博  腾讯微博 商城 下载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资讯 >

自说自唱·吃喝自传(一)

时间:2018-11-27 13:15来源:中国陕菜网 作者:陕菜网 点击:
王子辉专栏

自说自唱·吃喝自传


依照常理,人都是向前看的,哪有闲情“回头看”,又哪有兴趣看一般人不屑一顾的吃喝琐事! 不过,为了更好地吃喝,或者说更好地前进,回顾一下个人吃喝的历程,应该有许多佳肴值得回味,应该有种种故事需要叙述,应该有不同事物可以评说。何况,我的一生乃“吃”字当头的一生,吃喝同我的确有着纠缠不清的感情。


说到情,我也是最近十多年来才着实感到人生有五种感情最难忘记,除了乡情、友情、亲情和爱情,居然还有吃喝情。一般的吃与喝,吃喝了就吃喝了,是习以为常的事,无可非议。有些个吃喝却能吃喝出感情,并让人永远难以忘怀,尤其是故乡的吃喝常常使人长期眷恋。古代中国官吏上表告老还乡说“思吴中鲈鱼莼羹”,就是吃喝感情明白无误的流露。当今的涮羊肉、腌笃鲜、煮干丝、五柳鱼、纸包鸡、回锅肉、龙井虾仁、羊肉泡漠、牛肉拉面、狗不理包...对于一个身居异国他乡的游子,同样是令人梦萦魂牵的。


其实,人的一生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“吃”而挣扎的历史。人之初从娘肚里呱呱落地哈都不想,惟一的欲望是吃一口妈妈的奶。襁褓之后的童年,吃、玩两件大事,吃是第一位的。上学读书,吃仍很重要,没啥吃还谈什么学习。进人社会,也多是忙着为吃去赚钱,即信称的“在那里混饭吃”。话到八老七十更怕没饭吃,每日每时都在关心着无比重要的吃。我自然更难免俗。行年七十,同首望时,我这一生不只以吃充饥、以吃维系生命,还以吃会友,以吃取乐,以吃陪伴漫漫人生路。尤为难得的是我的后半生竟然钻到饮食烹任圈里来,同吃喝结下了永远化解不开的浓浓情愫,如果说以吃为红线贯穿了我的人生,那么,我生平吃喝大致可划分如下几个不同时期:


初食人间烟火

我出生在特具吃喝条件的西安蓝田。蓝田不只有水有山有玉还有丘岭、高原和平川,虽谈不上是“天府”,但不同地貌利于生产种类繁多的动植物原料,使蓝田人的吃喝有了一定的物质基础。蓝田自古又是京兆府和西安市的郊县,依赖其毗邻西安的优势,交通发达,餐饮市场兴旺,多姿多彩的菜点丰富了蓝田人的盘碗,蓝田还是出名厨的地方,早就有中国“四大”厨师之乡的美誉。明清以来,不只城市餐饮业炉头多来自蓝田,就是宫廷、官府的主厨者也有蓝田人。清末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来到西安时,蓝田人李芹溪便在行宫主厨,并为慈禧接见封赏。20世纪60年代,蓝田曾被定为向中国驻外使馆选送厨师的基地之一。1978年西安命名的十大特级厨师,4位都是蓝田人。仰仗于名厨精湛技艺的熏陶,蓝田不少男女老少,没有正式投师学习,也会烹制出一些可口的佳肴。


我的童年,身居农村,家境贫寒,吃的并不怎么好,可却很温馨。记得是三四岁吧,冬天的雪夜里,冻得我常常依偎在妈妈的怀里于灶前取暖。妈妈总爱在未烬的灶灰中,为我和哥哥埋上几块小红苕。一会,那煨熟的红茗便“噗噗”地向外喷着白气,立时,鲜香的气味溢满整屋。灶台上放的那品小小的油灯也罩起一圈毛茸茸的光晕。这时,从灶灰中掏出红苕吃起来,感到特别香甜温暖。事隔数十载,软糯甜蜜的滋味,好像还遗留在唇齿之间。


自全家迁到县城,父亲开设了与吃关系密切的磨面作坊后,一家人的生活便有了很大改观。不过,在我看来,关键是我有一位精于“中馈”的母来,她出生于清末县城中医药世家,不只小时候上过蓝田女子学堂,识字达理,并且有着主掌家务的种种本领,无论是纺线织布、裁剪衣服,还是做醋酿酒、烹煮煎炒,样样精通。她能在一旬内做出绝不重样的家常饭菜。别说逢年过节她制做的小酥肉、黄焖鸡、条子肉、炸丸子、全家福,纯牛肉,八宝甜饭等使我大饱口福,就是平时做的炒土豆丝、醋溜白菜、扁粉小炒、莲菜炒肉片、臊子面、烩麻食,调和米饭等,也让我吃得非常舒心。



上学读书,学习自然重要。由于我在上学之前受过父亲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和珠算的启蒙教育,不只上小学时似乎没有费过什么劲,四年级时国文、算术考试全班第一,作文常被登在学校的壁板栏里,就是上简易师范学校时,国文、历史、代数的成绩也都名列前茅,物理、化学虽差点,但一般也在70分左右。这一时期惟一的变化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吃喝的“渠道拓宽”了,花样也翻新了。首先,我“承包”了全家亲戚红白喜事的走动,因为大凡红白喜事便可吃到“八碗”、“十全”、 “十二件子” 的美食。

其次,偶而随父亲下馆子吃粉蒸肉、红烧肘子一类大众化菜肴或红肉煮馍。至于向母亲要点零花钱买甑糕、饸饹、豆腐脑、炒凉粉、养面油塔一类小吃也是常有的。更有意思的是我对辣椒的偏爱,不知为什么,我从小喜欢寻找刺激性的东西,不只与高年级同学一起学走高跳、练武术,还亦步亦趋地跟着大人学吃辣椒。吃第一口,舌头立马发麻,不得不张开嘴咝咝吸气,吃第二口,辣得我抓耳挠腮,五内俱焚,第三口吃下去,竟浑身血脉畅通,甚至有意气飞扬之感。就这样从不敢吃到吃,从少吃到多吃,乃至为了显示自己的“刚者之强”,曾在师范学校与10个同学一起进行吃“油泼辣子”的比赛。此次比赛我虽一举夺得了“辣子大王”的桂冠,可也因此引起胃痛了好几天及大便不畅的难堪场景。看来,辣烈太露也未必就是好事。 (责任编辑:紫萱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